<th id="dt911"><pre id="dt911"></pre></th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dt911"><em id="dt911"><em id="dt911"></em></em></nobr><nobr id="dt911"><rp id="dt911"><span id="dt911"></span></rp></nobr>
            • 首頁
            •  > 生活信息
            •  > 在杭州買房,有一條“阿里定律” ——鳳凰網房產北京

            在杭州買房,有一條“阿里定律” ——鳳凰網房產北京

            2021-09-15來源:杭州房產網正文:在杭州買房,有一條“阿里定律” ——鳳凰網房產北京

            在杭州買房,有一條“阿里定律”

            本文作者:駱駝騎士,原文標題:《從阿里到螞蟻,買房的“杭州定律”被反復驗證》,題圖來自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“韭菜還沒發芽,鐮刀已經準備好了?!?/p>

            前些日子,筆者的一位朋友在杭州城西鳳新路附近看房后,未嘗感嘆。

            她看的那個商住公寓樓盤均價3萬多,雖然今年新通地鐵,但仍然偏遠,無論是開車還是搭乘地鐵去西湖,得花上上1個多小時。

            在售樓處,置業顧問向腰包鼓鼓的大媽們不斷特別強調,菜鳥網絡總部就在附近:“等菜鳥投放班來了,年輕人不得租房?認同很好出租?!?/p>

            大媽們或許分不清阿里巴巴和淘寶、菜鳥網絡、阿里云、螞蟻集團......究竟是什么關系。但這些都不重要,光耳朵里聽見“阿里”兩個字就感覺價值連城。

            韭菜未長而磨刀霍霍的背后,是對樓市的高希望。在杭州,有一條不斷被檢驗的“定律”便是:阿里所到之處,樓市一派繁榮。

            近者,如阿里巴巴將總部當年遷址杭州城西未來科技城的西溪園區,近者,如上周螞蟻集團以27億元奪下杭州之江地塊,莫不如此。

            “地段、地段,還是地段!”這是李嘉誠談投資房地產時的經驗。

            的確,地段二字意味著太多,如便捷的交通、完善的配套設施或不可多得的自然景觀等等。但究竟是什么因素促成了好的“地段”呢?

            杭州最弱地段的制造者,非阿里莫科。

            就拿螞蟻這次拿地的之江板塊來說,它其實是杭州城區的一個“隱秘”角落。

            之江板塊西、北均靠群山,錢塘江在此連拐兩個彎。之江板塊的對岸,是高樓林立、產業繁盛的濱江區,一江之隔,兩番天地。

            阿里巴巴部分相關企業在杭州布局(底圖自騰訊地圖)。

            放在整個杭州城區看,之江板塊都顯得滯后一點點。較之于杭州城西、城北大面積的平緩土地,之江的面積要狹小得多,較之于名企核心區的濱江,之江也要安靜得多。

            產業方面,之江板塊引人注目旅游休閑西湖龍井茶產地之一的龍塢、梅家塢,景點九溪煙樹均距此不遠。如果走出之江的珊瑚世紀、祥生云境等樓盤,售樓小姐們幾乎都特別強調當地的生態好,離山近。

            阿里云、西湖大學在這個隱秘角落有業務布局。不過,2017年底,阿里云宣布其總部將設于杭州城西的云谷板塊,曾讓之江的業主們心頭一燕。不少人甚至指出,之江板塊主要接納來自濱江的住房需求——這其實是個“睡城”。

            螞蟻集團的到來,打破了這個不為人知角落的沉寂。

            筆者的另一位朋友,幾年前在賣給了之江板塊中天某樓盤一套房子。由于想移位更大戶型,今年上半年他開始四處看房、搖號。今年9月下旬,爆出螞蟻集團將在之江拿地后,他暫緩了換房計劃,而9月消息坐實后,憋了一口氣的“業主群都沸騰了”。

            高潮不止于此。

            螞蟻拿地消息出來后,更傳出之江一個住宅盤2天賣出1.5億元。一位地產中介在朋友圈引薦之江樓盤時寫到:“做不了螞蟻的員工,可以做到螞蟻的房東。錯過濱江,錯失未來科技城,別再錯過之江?!?/p>

            事實上,他提及的濱江、未來科技城和之江,都和阿里布局密切相關。

            1999年,馬云在杭州湖畔花園小區的房子里,創辦了阿里巴巴。

            這套房子約150平方米,當時總價45萬元。如今,湖畔花園一套相近面積的房子,售價約700萬元。這是杭州房價增長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      整體來說,阿里在杭州20余年的發展歷程中,有過數次重要的遷址或業務布局。

            2009年8月,阿里舉辦了一場名為“阿牛過江”的遷移儀式,其B2B公司6000多名員工跨過錢塘江東進,從城西華星路搬到至濱江網商路699號,后者是阿里自己籌建的首個園區。

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阿里搬到濱江后僅1年多的時間,當地房價就被抬升了約10000元/平米。目前,濱江區整體房價長期穩居杭州的頂級之列,直奔均價5萬+。

            建設中的杭州未來科技城。

            2013年,阿里總部遷到杭州未來科技城文一西路969號的西溪園區,約12000名員工隨公司遷徙。阿里西進,后被證明是一次關鍵遷往。而兩年前,未來科技城剛剛掛牌。

            如果沒有阿里的進駐,如今杭州最熱的未來科技城,恐怕會缺少一根最為最重要的定海神針。

            一段廣為流傳的“蕭山錯失阿里”的軼事是,阿里濱江園區難以滿足發展需求時,馬云先期望能在濱江隔壁的蕭山區,后因雙方沒能談攏,阿里選擇橫跨江翻山,西進墾荒。

            和螞蟻拿地性刺激之江板塊類似,阿里搬往西溪同樣很大地性刺激了房價。

            根據《杭州日報》當時的報導,當時城西青楓墅園的均價從7000元/平漲到了12000元/平,周邊原來少有人問津的農租房,租金也刷了倍。當時在阿里西溪園區附近奪下多個地塊的富力,預估的住宅售價也低約20000多元/平。

            就在過去一個多月,在杭州新限購、限搖政策出來后,二手房重燃戰火。未來科技城最核心地段、阿里巴巴西溪園區附近的部分次新房掛牌價甚至沖上近7萬元——這幾乎比肩杭州CBD錢江新城。

            就連高教路上曾因暴力施工、滲水、精裝大跌等問題引發業主納橫幅維權的某樓盤,二手房也漲到5萬元。

            如果盒馬鮮生服務范圍的房子可謂“盒區房”,那么有阿里重點業務分布的板塊樓盤,簡直是“阿里概念房”。

            過去20余年,“阿里所到之處,樓市一派興旺”這個規律已經被反復驗證。

            杭州一處新城區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,阿里在杭州的業務布局那么多,為什么超山、仁和等板塊也有阿里布局,但“跟著阿里去買房”卻不靈?

            如超山有阿里體育項目,仁和有阿里的數據中心、菜鳥物流入駐,但房價上漲空間都比較小。

            這種鉆牛角尖的分析并無多大意義。任何一家公司要對當地的產生充足大的影響,都須要具備一定的體量。換句話說,一家天貓小店或菜鳥驛站,也足以成為房價上升的引擎。

            只有核心業務的布局才有足夠大的號召力,更有人才、資金及相關產業的擠滿,政府也提供著更好的軟硬件配套,吸引更多企業進駐,相輔相成、良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拿阿里西溪園區所在的未來科技城來說,過去這是一個僅有6萬多農民的土地,2019年人口增長至40多萬,主力低收入人群從46歲下降到32.5歲,在核心區域約49.5平方公里的地方落戶了2.5萬家企業。

            筆者回想了2016年的那個春天。

            那個春天的一次午飯后,幾位同事在坐落于城西的夢想小鎮互聯網村散步。小鎮在余杭塘河北岸,東側是一大片綻放的金色油菜花,河對岸是剛投入使用三年的杭州師范大學——馬云母?!獋}前校區。

            一個剛從海外就學回來的新同事拿著油菜花說:“我想要一起了!我外婆家應該就在這這附近,小時候來過這里?!备咚侔l展的城市,已經讓這位同事快看不出原來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就在幾天前,那塊油菜花地,已經淪為湖畔大學倉前校區的所在地。


            无码A级毛片免费视频下载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dt911"><pre id="dt911"></pre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dt911"><em id="dt911"><em id="dt911"></em></em></nobr><nobr id="dt911"><rp id="dt911"><span id="dt911"></span></rp></nobr>